•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
  • 贵州快三势图 > 玄幻小说 > 进击吧哥哥 > 卷8章45 终战序幕
        小白龙笑够了,陡地一声喝“阿大!”

        先后被李小森和李幸倪踢飞出去的阿大,又一次从被他摔倒时撞碎的碎石瓦砾中,站了起来。

        阿大面无表情,抬起右手,齐肩卸掉了自己的整条左臂。

        左臂在他手中化为一柄血肉之斧。

        阿大手持自己的手臂化为的斧头,抡圆了,狠狠一击劈砍在面前的地面上!

        斧刃和地面碰撞,诡异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这一刻数不尽的斧影,好像爆炸冲击波般,从那斧头落点迸发出来,朝着刚刚抵达的羽化云等人蜂拥而去!

        这正是狂战士一脉的巅峰奥义,和宫廷剑术齐名的波动斧!

        宫廷剑术是“单挑之?!?,波动斧则是“群战之斧”。

        周围的对手越多,波动斧所能迸发出来的斧影数量越多,一对一的情况下,这就是个垃圾斧法,但一对三时就有着正常的能力强度,一对五时威力开始显现,一对十、对一百、甚至对更多敌人的时候,这斧法的威力上限会达到一个夸张的地步。

        从职业克制来说,狂战士其实被宫廷剑士克制,一对一绝对打不过,但北欧职业圈历史上,曾有过一位狂战士,一次和十名宫廷剑士较量,反而赢了!

        “波动斧???”

        “不要站在一起,散开,散开!”

        “面对波动斧,一定不能站得太靠近,那会让斧影威力更强的!”

        羽化云等人见识不凡,看出这是波动斧,知道厉害,也知道相应的克制办法,那就是人员分散开来,不让波动斧在人群中杀伤力爆表的特性发挥出来。

        但这正是小白龙要的结果。

        “哈哈,你们散开了,我可就不陪了!”

        小白龙笑嘻嘻地喊道,一边说一边抱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费欧娜,舔了舔嘴唇,“今天不打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那九名战将就好,我可得先撤退了。当然战利品可不能少??!”

        低头看向怀里的费欧娜,年幼的小脸上露出淫邪的表情,“小姐姐,别害怕,我保证会让你很舒服的哦!”

        “把人留下!”一声清啸响起。

        声音到了,剑也到了。

        羽化云出手了,一剑破开重重斧影,破开九名战将的阻拦,一下就到了小白龙的眼前。

        小白龙眼中闪过暴怒,随后略一犹豫,还是放开了怀里的费欧娜。

        小姐姐什么时候都会有的,前提是要有命去享受,阿大在爆发堪比天榜的超强一击后就力竭倒下了,小白龙的底牌用尽,这时候不走,可就走不掉了。

        “我看上的东西,没有能跑掉!”

        小白龙高声叫道。

        手一推,主动把费欧娜推向羽化云的剑尖。

        羽化云运剑由心,自然不会误伤到费欧娜,用剑面轻轻接住费欧娜虚弱无力的身子,再看小白龙的时候,这混账东西已经迅速拉开距离,就要离开了。

        “混蛋……”羽化云咬牙。

        她倒是有心去追,但九名战将这时候发动阵法,已然和远征军交上手了。

        先后有阿大和九大战将纠缠不休,小白龙本人又是一心要跑,谁能拦得???

        “再见喽!”小白龙贱兮兮地拍了拍屁股,“要努力活下来哦,诸位美丽的小姐姐们!我可是很期待下次见面的时候,能把你们统统收入我的后宫啊,哈哈哈!”

        所有人都气得牙痒痒。

        羽化运等人刚知道第二战将原来就是这么一个未成年的熊孩子,意外和震惊固然是有的,但更多是愤怒和憋屈。

        和黑桃洛齐名的这六年来迅速崛起的第二战将,原来不是女的,也不是成年人,而是这么一个恶心人的小东西?!

        就在包括小白龙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小白龙从容离开,是无可改变的必然的时候,小白龙急速逃窜离开的身影,陡然间僵在半空中,就悬停在这白色的冰雪世界的上空。

        一只芊芊素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然后狠狠地就是一记膝撞!

        “什……什么情况?”

        小白龙两眼发黑,鼻血狂飙,一时间人在云里雾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勉强看清楚了攻击自己的人是谁,小白龙不由呆住了,已经在嗓子眼里的破口大骂声都因为太吃惊而卡在了那里,吐不出来。

        只见眼前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女人,衣衫有些褴褛,左手拦腰抱着一个小丫头,右手仍抓着小白龙的头发。

        竟然……是刚刚堕入通幽古路的李幸倪!

        李幸倪抱着的女孩,则是跟着李小森一起跳下去的茜茜!

        “结束了,我受够你这个恶心人的小鬼了!”

        李幸倪低声说。

        然后松开小白龙的头发,一拳打在小白龙的心口。

        磅礴的力量,透心而入,这不是下杀手,但这一刻,小白龙绝望地发现自己六年来积累的全部力量,所有的实力,都被李幸倪这一拳击得粉碎!

        他被废掉了。

        问题是,李幸倪为什么会抱着茜茜再次出现???她不是堕入通幽古路了么?没道理这么快就出来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白龙心里嘶吼着,但嘴上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羽化运等人也是对李幸倪的出现,感到惊喜交加,但九大战将这时候给的压力太大,一时间顾不上多问。

        倒是风铃第一时间冲到李幸倪面前,从李幸倪手里接过昏迷了但并无大碍的茜茜,激动无比。

        “太好了太好了……”风铃感激地看着李幸倪,忍不住问,“到底怎么回事?那第二战将,刚刚说您和茜茜,还有……还有李小森,都堕入那通幽古路了?”

        却见李幸倪击溃了小白龙之后,沉默着,眼神里有种风铃看不懂的极为复杂的东西。

        李幸倪给人的印象,向来从容冷静,这不是假象,她本人的心肠的确极硬!

        但这一刻,风铃从李幸倪眼神里看到的,是她从没在任何人眼里看到过的浓烈、复杂的情绪。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小白龙虚弱地开口问道,“你们不是摔入通幽古路了么?妈的,我的计划,我的安排,不会有失误的啊……”

        “你可以闭嘴了?!崩钚夷叩蜕?,嗓音嘶哑,像是刚刚哭过。

        原来,之前李小森得知妹妹李小茜六年前原来被始祖安亚打入了通幽古路,再也顾不上其他,他不愿相信、也不肯接受这个事实,脑海中只想着一句话没死,小茜她一定没死。

        一边想着,脚步一边动起来,人就跳下了深渊。

        那一刻,李小森内心的负面情绪,是爆棚的。

        什么和总院和解,什么善待自己也善待这个世界,什么敞开心门,什么巨人之路……统统都他妈的是狗屁!

        那瞬间李小森心里只有浓烈的愤怒和恨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毁灭的心情。

        直到腰间忽然被一双有些瘦弱、但透着一股执拗坚定的手臂给抱住。

        “小森叔叔!小森叔叔?”

        是茜茜的声音,“风铃老师说你如果找不回你妹妹,会发疯的。我想告诉你,就算最后找不回你妹妹,也不要折磨自己,好么?”

        周围的场景已经变了,黑漆漆的,有着呼呼的风声,下坠似乎永无止尽。

        李小森回过头来,脸上戾气依然,眼神倒是清明了些,怔怔盯着茜茜“你……你怎么来了?”

        茜茜气喘吁吁的,不过小脸上满是开心的表情“我来找你呀!我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其实风铃老师嘴上说让我小心你,但内心还是很在意小森叔叔你的??!”

        简单几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让李小森心头震动。

        颤声道“你……你偷偷跑出总院,来找我,就因为风铃跟你说让你小心我,万一我找不回小茜会发疯?”

        茜茜仰头望着李小森“是啊,小森叔叔你答应我好不好?一定、一定不要因为任何事情,折磨自己!如果你妹妹真的不在了,她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痛苦难过的?!?br />
        她说得天真,却又无比认真。

        反倒对于身在这绝境死路之中,丝毫没在意。

        似乎在茜茜眼中,李小森能开心、快乐,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比她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李小森很想问“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印象中对自己这么好,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就只有妹妹。至于这茜茜,她只是像李小茜,又不是李小茜,和李小森的交集也不多,所以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话还没问出口,一个温软的身子突然扑到了自己背上。

        李幸倪紧跟着李小森和茜茜摔下来,恰好砸中了李小森。

        倒是小狼王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

        “李小森?李小森!”李幸倪本能地抱紧了李小森,言语中居然透出一丝让李小森很是意外的欣喜,似乎这一刻,在李幸倪的本能潜意识里,看到李小森还活着,是让她高兴的事。

        李小森呆然片刻,突然闭上双眼,深深呼吸了一次,随后他重新睁开双眼,摸了摸茜茜柔软的头发,眼神和脸色都恢复了平和。

        “谢谢你?!?br />
        看着心力交瘁、说完之前的一番话后就昏过去的茜茜,李小森心里说。

        然后他将茜茜交到李幸倪的手里,低声道“带这孩子上去!”

        李小森能感觉得到,这里还不算完全堕入了通幽古路,在下坠之势终结之前,还有出去的可能性。

        李幸倪怔了一下,本能地问“你自己呢?”随后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地问,“你……你愿意放了我?”

        李小森没多说,只喝道“快走,再晚来不及了!”

        运转本力,在李幸倪的腰间一托,推送着李幸倪和茜茜的身子往上飞去。

        “李小——”

        李幸倪还没喊完,便看不到李小森的身影了。

        随后眼前一亮,人已回到了通幽古路之外,北欧雪峰之上。小白龙正在眼前不远处大声得瑟,得意洋洋。

        风铃检查过后,发现茜茜并无大碍,只是心神消耗过度。

        倒是从茜茜体内,风铃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正让风铃非常奇怪,但一时间不及多想。

        正要再问李幸倪几句话,却见李幸倪一言不发,突然间俯冲下去,人落在雪峰之巅上,冲入那九大战将的战阵之中,就是一通蛮打狠杀!

        像是要发泄什么,但不是和任何人过不去,而像是李幸倪在和她自己过不去。

        本来羽化云、林婉等人和九名战将对垒,打得难解难分,这时候李幸倪突然加入,关键是李幸倪的打法一改常态,简直不要命!

        九大战将不由怒喝连连,渐成败象。突然间一名战将长声惨叫,心脏已被李幸倪活生生从胸腔内挖出来。

        紧接着,李幸倪动作不停,如狼似虎,接着又把剩下的战将,杀了五个!

        剩下的三名战将不由胆寒了,突然间齐声发喊,再顾不得战斗,落荒而逃。

        论实力,李幸倪不比羽化云强多少,但在战将们看来,这女人就像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了,用一种同归于尽的架势在打架!

        雪峰上下,羽化云率领的远征军、夜行者、从雪峰下支援而来的北欧强者们、费欧娜、苏醒过来的凯瑟琳娜、王皓等人,一个个都看着状态明显不对劲的李幸倪。

        这才发现她在哭。

        没有声音,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一边用染血的手掌打自己的头。

        人在发现自己原来还被爱着的时候,会特别特别幸福。

        反过来,人在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多不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伤害了他人的善良的时候,会特别、特别、特别的愧疚。愧疚有时候是很煎熬的。

        本来针对李小森的局,后来演变成一场北欧大战,然而这场大战刚刚达到高点,就因为李幸倪被李小森从通幽古路里送出来,废了小白龙,又杀了整整六名战将,而结束了。

        “好强!”

        羽化云、费欧娜、林婉都看着李幸倪。

        如果说总院时,和羽化云一起出手对抗黑桃洛的李幸倪,依然和羽化云是差不多层次的强者,那现在的李幸倪,好像整个人都变了,陡然间增强了一大截。

        她其实和李小森一样,是同类,因为痛苦而将心封闭起来,因为孤独而强大起来,也因为孤独而限制了自己。

        愧疚虽然煎熬,但至少是一种不再孤独的表现。

        当然,和小白龙、诸位战将的战斗结束了,日行者和夜行者的战争,却没有结束,相反此时才真正拉开最终战役的序幕。

        没人顾得上问李幸倪到底怎么了,甚至没人顾得上问堕入通幽古路的李小森和小狼王,真正残酷惨烈的战争中,没人顾得上这些。

        南极总院这边,黑桃洛沉默着朝总院的结界走过去,羽化云率领远征军离开,代表着总院的防卫力量削弱。

        黑桃洛和小白龙共谋在北欧设局对付李小森的同时,他本人更在布置更大的一个局趁着南极总院空虚,亲自出手,全力以赴,这次一定要突破六年来都没有突破的总院的壁垒!

        最关键的是,北欧这边,小白龙废了,战将们死的死,逃的逃,但没人感到轻松,反而一个个如临大敌。

        北极圈最中心的方向,那神秘光辉笼罩下的王座之上,六年来都没有出过手的安亚,轻轻睁眼,缓缓起身“六年了……六年了啊?!?br />
        这一刻全世界都听到了安亚的叹息声

        “六年不长,但够久了?!?br />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吧?!?br />
        所有人都知道,始祖安亚时隔六年再次出手,意味着什么——

        这场延续了数千年的日行者和夜行者的战争,就要在这个时代,迎来最终的战役了!

        那一声叹息,便是终战的序幕。

        。手机阅读地址:m.www.lkps.net
  •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