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
  • 贵州快三势图 > 都市小说 > 全球基因 > 第七十一章 7号基地
        “我是遵城守备团中校团长赵光武,请问哪一位是陈师长?”一辆猛士伴随着发动机野兽般的咆哮声杀到99式坦克身后,车上站着四名手持95式步枪的士兵,精神抖擞的赵光武则是担任操控着一架88式机枪左右横扫,一边朝着坦克喝问道。

        “我是陈聪?!碧吠范ド峡沾匆坏郎?,当他回头看去,却吓得险些没把机枪给甩歪了。

        他瞪目结舌地看着长着一双蝠翼的陈聪,目光在他身上的军装和肩章上一扫,单手敬了个礼,“没想到陈师长这么年轻,而且还是一位异能者,这一双翅膀是魂兵吗?”

        陈聪回了一个军礼,缓缓落到坦克的车后,就这么双手各自提着一把95式步枪来回扫射着四周冲过来的丧尸,“赵团长,你们警备团目前还有多少人?”

        “建制还算完整,也就之前灾变的时候被辐射损失了一些人手,后来坚守营地为了掩护幸存者,也死了一两百人,目前还有两千多人?!?br />
        “我在遵城外边摆了一个师,目前从三个方向向这边进攻,以越野车突击,咱们只需要坚守在这里,动静闹大一些,把那些厉害的丧尸都给引过来就行?!?br />
        “好?!闭怨馕渚褚徽?,足足一个师的兵力,可别看遵城有着浩浩荡荡的几百万丧尸,可在真正的热武器面前,只能是被摧枯拉朽的全歼,当然,这还是因为他们顾及到后期城市重新建设的前提下,否则直接动用重武器,短时间内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丧尸给歼灭。

        “陈师长,你们江州的情况怎么样?”

        “目前除了酆都都收复了,那里成了一个鬼蜮,所有的丧尸都被赶到那里去了,不过目前我们在那个方向摆了一个团和高炮团,足以将他们挡在山区公路以外?!?br />
        说着,陈聪将手上的两把枪都抛给了一边装甲车上的士兵,立即就有人把换好弹夹的一挺56式班用机枪抛到他的手上。

        “啪啪啪啪”,一长串火舌从枪口喷射而出,陈聪继续开口:“我们目前将江州的几万进化者整编成四个师,分别打通蜀州、湘北、湘南、黔省四个生命通道,我主要负责黔省方向?!?br />
        “陈师长,你们能来真的是太好了,目前我们和阳城方向失去了联络,整个遵城的警察分局、武警队基本上都在我们营地里了,二十一天,我们收拢的幸存者只有八十多万人,黔城没有太多兵力镇守,情况不容乐观啊?!?br />
        陈聪看了一眼赵光武,“说实话,赵团长,我也算是半路入伍的,之前我貌似记得黔省是华国联邦唯一一个没有成建制的集团军入驻的省?!?br />
        赵光武苦笑一声,“陈师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些原本算是最高机密,不过事到如今,我也不必瞒你,咱们西南群山,北有秦岭,南有滇黔高原,东面门户有你们江州守着,西面就是无尽大川,这可是一个藏井的好地方啊?!?br />
        陈聪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黔省附近山林藏有导弹发射井?”

        赵光武轻咳两声,压低声音,“我知道的最高机密就有一座,我们警备团是长征路上留下来的老底子,我们的任务之一,也是为了?;ふ庑┗??!?br />
        陈聪一手摸着下巴,“那你之前有和那边联系吗?”

        赵光武苦笑一声,“我的级别不够啊?!?br />
        陈聪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左手一探,一根藤条将他拉到自己所在的坦克上,吓得赵光武面色微惊,不等他面色缓和过来,陈聪就在他跟前压低声音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阳城的局势恶化,他们会动用这一股隐藏在山林中的防御力量?”

        陈聪想到了灾变中期还在新建成的阳城,貌似在那一场大轰炸之下,半个城市都塌陷了,与此同时,惨死在那一场轰炸下的也有十几万作为诱敌的幸存者。

        不过,让整个华国联邦都为之震惊的是,他们竟然将灾变前期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尸体都给集中到了那一处引诱点,以至于整个阳城的丧尸都聚集到了引诱点附近,爆炸之后,靠着武警、警察组建起来的突击队配合上万的进化者队伍,竟然就收复了一个省会大城。

        “现在赶过去通知,还来得及吗?”陈聪估算着现在的时间,这已经是灾变第21天了,阳城大爆炸貌似就在最近。

        “赵团长,你这边能够联络最近的导弹发射井吗?”

        “大概位置我倒是知道,只是现在我们也杀不出去啊?!闭怨馕湟涣澄弈蔚乜醋潘闹苈薇呒实氖?,叹了口气说道。

        “我能飞行,可以带一个人出去?!?br />
        “可这边如果少了你的指挥,只怕我们也要多花费一些时间来解决掉这里的尸潮?!?br />
        “没关系的,你听?!背麓现噶酥杆闹?,“其他三个方向的战斗已经打响了,现在是他们的表演时间,我们的任务是阻止导弹群覆盖轰炸阳城主城区?!?br />
        “可是导弹发射井分布的范围很广,大多数都在偏远山林,如果一开始他们就下达了轰炸的命令的话,只能是派出通讯员一个个联络的,而且有着一个约定时间。我们既没有权力更改他们的作战指令,也联络不上所有的导弹发射井?!?br />
        “能联络几个是几个吧?!背麓喜淮祷?,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车队,“你找一个能和导弹部队说上话的,跟我一起出发?!?br />
        “行?!?br />
        很快,陈聪便带着警备团通讯班的女班长从高空展翅离去。

        “首……首长,第一个目标在北面十五公里以外的山林里。哪里的海拔是一千五百多米,四周还分布着野兽和毒雾瘴气?!?br />
        “你指路?!?br />
        “是?!?br />
        十五分钟之后,两人抵达了这片遮掩得很好的山林附近,这是一座山洞,落地之后随处可见堆积了厚厚一层树叶的野战帐篷。

        “谁?!痹谒锹涞刂?,至少有数十支步枪对准了他们所在的方向,隔着几百米外,还有着两个机枪阵地。

        陈聪表明身份,很快便见到了这一个发射井的最高长官,在协商一会儿之后,他们答应先静观事态变化,如果其他发射井陆续发射导弹,那么他们也是会按照之前阳城最高作战指挥部的命令执行发射。

        “这不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吗?”陈聪离开的时候,飞到半空中,没好气嘟囔道。

        “首长您可不能说脏话,他们也是在执行命令,至少他们将附近山林的导弹井分布情报都交给我们了?!?br />
        “最远的地方就是7号基地吧?”陈聪问道。

        “嗯,距离这里的直线距离有一百二十五公里?!?br />
        “那就直接赶过去,你注意到地图上的线没有,这些导弹井的分布基本上都环绕在这一个基地周边,我觉得他们肯定有通知附近各个导弹井的秘密通道?!?br />
        女兵含笑看了一眼陈聪,“您猜得没错,的确有秘密通道,不过都是些山间开辟的小路,平时没有人走,而且还分布着不蛇虫鼠蚁,十分危险。而且几十里山路的话,即便是我们最为强壮的战士,也需要奔行半天呢?!?br />
        “现在距离天黑还有9个多小时,我们必须要在一个半小时之内赶到7号基地?!?br />
        “是?!?br />
        “抓稳了?!背麓仙砗蟮乃崦偷匾簧?,飞行的速度骤然加快数倍,一阵阵撕扯着脸庞的劲风掠过,女兵娇躯一颤,下意识地将陈聪魁梧的身子搂得更紧。

        ——

        同一时间,在一处隐秘的山岭之中,湿润的土壤之下二十多米深的地穴里,一名穿着军装的老者来回走动在作战室内。

        “孙老,您可别走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距离作战行动,只剩下9个小时了。咱们先歇一歇,养精蓄锐?!?br />
        “小刘,你没觉得这么做的话,我们又要花几十年来重建阳城?!?br />
        “说实话,孙老,黔省的几大城市人口差距都不大,就拿最近的遵城来说,长征时的旧址,常驻人口和阳城本来就差距不大,我们即便是用导弹摧毁了半个阳城,咱也能将幸存者们迁徙到另外的城市。这个时代,人才是关键,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您说是不是?!?br />
        “小刘啊,难道你就不担心你成为民族罪人?”孙老眯着眼看着他。

        “您为国家操劳了一辈子都不担心,我这么年轻,担心这些干什么?外面那些在和丧尸奋战的战士们现在还处于水深火热之间,我们在这偏远山林里,倒是可以躲开不少危险?!?br />
        孙老叹了口气,“命令已经提前送达到各个导弹井一天了,这一次配合没有通讯工具,只凭一个约定时间,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吧?!?br />
        “孙老您就放心吧,当年没有通讯工具我们不也靠着两条腿跑动传达命令打败了不少觊觎我们华国联邦的侵略者吗?现在我们只是学一学那些先辈们的作战方式而已,出不了什么岔子的?!?br />
        “我还是心疼啊?!彼锢媳揪筒皇乔〉娜?,但他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早已是把自己扎根在这里,哪里忍心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手机阅读地址:m.www.lkps.net
  •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