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
  •     “你们找谁?”

        陈阳和钱举在平妖府的山脚下,被一名身着青衫的青年拦了下来。

        青年仅是一星境界,但却趾高气扬,完全不把陈阳和钱举放在眼里,显然认为陈阳二人,绝不敢在平妖府的山脚下行凶。

        而且,他目光落在钱举身上时,更是眉头紧锁,丝毫不掩饰对钱举面容的厌恶。

        钱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意站在陈阳的身后,避开对方的视线。

        “这位兄弟,我们是来求见年府主的,还请帮忙通报?!背卵艄笆值?。

        青年冷声道:“你们是什么身份,府主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你……”

        “能见了吗?”

        陈阳张开手,一块黄星石闪烁着光芒,流淌出纯粹的星能,虽然无色无味,却仿佛有种迷人的香味。

        对一星境界守山门的青年来说,这块黄星石的诱惑力极大。

        他的话音顿时打住,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阳手中的黄星石,道:“好说好说,你们要见府主,这就可以上山?!?br />
        “多谢?!?br />
        陈阳把手中的黄星石一收,和钱举径直朝着山上走去。

        那青年一愣,没想到陈阳竟然把黄星石收走。

        他忙要追上去,可他区区一星境界,哪里来得及。

        等他一转头,陈阳和钱举已是不见踪影,他骂骂咧咧道:“混蛋,竟敢耍我?!?br />
        陈阳和钱举进了山,钱举笑道:“陈公子,我刚才还以为,你是要贿赂那人。没想到,你只是戏弄他而已?!?br />
        陈阳道:“我这人向来与人为善,但他偏偏要针对你,所以不给他点教训,这怎么行?!?br />
        钱举面露意外之色,哪里不明白,陈阳是因为守山门的青年厌恶他面容,陈阳这才故意戏弄对方。

        他眼中闪过复杂之色,随即平静下来,道:“这里是平妖府,我们还是不要太张扬,否则招惹麻烦,就别想使用传送阵了?!?br />
        陈阳在临近山崖的道路上停下,凭栏朝着峰顶的建筑看去,沉吟道:“想必府主年朝阳,就在那里?!?br />
        “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一队巡逻的平妖府弟子,从山路走过,看到陈阳和钱举,厉声喝问道。

        陈阳二人的穿着打扮,和平妖府完全不同,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是两个外来者。

        陈阳走上前,笑着道:“诸位,我是见云派的使者,前来求见年府主?!?br />
        “使者!”

        巡逻弟子面色缓和了几分,虽然见云派的实力不如平妖府,但既然是见云派的使者,却也不是他们几个巡逻弟子,可以得罪的。

        不过,其中为首之人,还是对陈阳问道:“既然是使者,可有见云派的信物?”

        陈阳只是随口一说,哪来的信物。

        他镇定道:“来得匆忙,并未带信物,不过,我们见到年府主之后,必然……”

        “没有信物???”

        巡逻弟子的面色立刻就变了,沉声道:“你们没有信物,如何证明你们的身份?我现在怀疑,你们是潜入平妖府,你们立刻……”

        “行了?!?br />
        正当陈阳以为,会遇到点麻烦的时候,一名身着红袍的中年人,从空中飞落在山道上,对几名巡逻弟子道:“他们的确是见云派的人,我认识他们?!?br />
        “拜见秦简大人?!?br />
        几名巡逻弟子,看到来者,连忙行礼,无不是一脸敬畏之色。

        显然,这秦简的身份不简单。

        陈阳侧目一看,只见秦简器宇轩昂,神色沉稳,境界赫然是一重地师。

        但古怪的是,秦简身上妖气流转,竟是一名妖族,想必其本体也是一处尖嘴蝠翼鹳。

        “你们先下去吧?!?br />
        秦简斥退了几名巡逻弟子,然后看向陈阳、钱举,道:“二位见云派的朋友,不知你们前来此地,有何贵干?”

        陈阳拱手道:“秦兄,我们想要借用传送阵,前往天南域中央,所以特来求见年府主。若是秦兄愿意为我们引荐,我们感激不尽?!?br />
        “前往天南域中央?”

        秦简面露意外之色,思索了下,道:“我是府主的仆人,虽然无法做出决定帮助你们,但可以为你们引荐府主,你们随我来吧?!?br />
        闻言,陈阳这才知道,秦简是年朝阳的仆人。

        虽然是仆人,但他毕竟是地师,且主人年朝阳的身份不凡,所以他在平妖府的地位也不低。

        不过,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名仆人,且是在平妖府当仆人,这种感觉,肯定不太好受,但却无可奈何。

        秦简没有过多言语,当即他就在前面带路,陈阳二人紧随其后,朝着山巅走去。

        看着秦简的背影,陈阳暗自思索:“奇怪,秦简身份特殊,为何会突然出现,并且愿意为我们引荐年朝阳?而且,还如此爽快地帮忙?”

        瞥了眼身旁的钱举,陈阳心里疑惑:“难道和钱举有关?莫非钱举,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不成?”

        正当陈阳思索的时候,已是到达了山巅。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前停下,秦简道:“我进去和府主交代一下,只是借用传送阵,想必,他不会为难你们?!?br />
        说完,秦简便进入了宫殿。

        过了一会,他走出来,对陈阳、钱举道:“我把你们的事情,给府主讲了一下。他答应你们可以使用基林传送阵,让我送你们去?!?br />
        陈阳愣了下,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顺利。

        但这件事,却透着蹊跷。

        按理说,他和钱举只是两个见云派的无名小卒,要借用传送阵绝不是简单的事情。

        年朝阳能成为千国盟的盟主,并且统领平妖府,绝不是轻率之人。

        可秦简只是通报了一声,年朝阳连陈阳、钱举的面也没见,就答应可以使用传送阵,这未免太轻松了。

        陈阳目光落在秦简的身上,心中猜测,必然是秦简帮忙说了些好话,看在秦简这位忠实仆人的面子上,年朝阳才答应他们使用传送阵。

        可是,自己和秦简素未蒙面,他为何要帮忙?

        这件事,肯定和钱举有关?

        但,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走吧?!?br />
        秦简招呼陈阳二人一声,腾空而起,朝着平妖府外,往东面割裂山脉的方向飞去。

        “陈公子,我们该走了?!?br />
        见陈阳并五动静,钱举提醒道。

        “嗯?!?br />
        陈阳点了点头,衡量了下局势和疑点,随即跟上秦简,看看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很快,三人在接近割裂山脉的地方,进入了山林中。

        刚刚落地,秦简就停下了脚步。

        陈阳心头一凛,知道有变故,已是做好了防范的准备。

        秦简头也不会,语气变得冰冷,沉声道:“陈阳,谢谢你把少爷带出来。但谢归谢,你的命,却是要留下?!笔只亩恋刂罚簃.www.lkps.net
  •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