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
  •     五一节三天的小长假,除了第一天陪着老余去看了房子,接下来的两天,为了弥补平时跟青青处的太少,李洋是想着陪青青好好玩两天。

        跟老余看好房子回来,叔侄俩下午就去了一趟附近的游乐场。

        因为恰逢是假期,加上  5月份的天气已经明显暖了很多,游乐场里也是人群扎堆。

        闹了一下午,

        李洋有些懒散地坐在肯德基靠窗的位置。

        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眼睛里有些发愣。

        肯德基进驻南江省省城也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只是这几年随着经济条件好转,到这边来用餐的人也比以往多了不少。

        有时候李洋心里忍不住也会感叹。

        明明在美国是个大路货的快餐店,在国内偏偏炒成了价格居高不下的所谓“高档”餐厅。

        市场这个东西的确不好判断。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挣快钱的话,像肯德基这种卖点的快餐模式,李洋一晚上就能想出十个八个来。

        但是能不能做成肯德基这种规模,甚至十分之一的规模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是李洋自己也不敢拍胸脯打包票。

        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会腐蚀人心不假,但是资本主义的繁华对于刚刚下海摸鱼的国人来说,无疑也是极具诱惑力的。

        譬如肯德基,

        欧美大片,

        迪士尼乐园。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些沾着洋味儿的东西也渐渐会成为市场的宠儿。

        小家伙坐在他对面。

        两只手托着下巴,嘴里含着吸管正在聚精会神地对付面前的可乐。

        一对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李洋,见他一副出神的样子,小家伙嘟着嘴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小叔叔,你看看你,都快睡着了,你不是说今天下午陪我玩一下午吗?”

        被她弄得一愣。

        李洋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有点走神。

        真是小精灵鬼。

        “不是陪你玩了吗,你还想去哪儿,反正今天叔叔不做其他的事情,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br />
        “真的?”

        青青赫然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平常李洋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尤其是从深圳回来的那一段时间,成天忙得晕头转向,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着他一面。

        这会儿青青可是难得跟他好好腻歪两天,心里自然有些忐忑,生怕不靠谱叔叔马上又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当然是真的,要不我把手机给你保管,我保证一个电话都不接?!?br />
        李洋说着真把手机掏出来关机塞进了小家伙背上背着的小书包里。

        拍了拍手这才笑道“这样行不行?叔叔说话算数?!?br />
        青青顿时就笑的眉开眼笑,乐呵呵地抱着李洋的手臂把人给拖了出去。

        “那咱们去玩碰碰车吧!上次我们班的李菲坐了碰碰车回来还跟我们炫耀,我可不喜欢她那个样子了?!?br />
        嘟着嘴。

        小家伙念叨了两句。

        李洋顿时就纳闷了。

        现在的孩子,这么快就知道攀比还真是让人头疼。

        “那咱们就去坐碰碰车?!?br />
        省城的游乐场在2000年其实还算是设备齐全了,但是落在李洋眼里自然差了一点。

        好在该有的项目基本上都有,碰碰车那边更是人山人海,叔侄俩排了好一会儿的长队才轮到。

        麻溜儿地买了票。

        李洋领着小家伙进场,边上站着一个负责管理的年轻女孩子,看到青青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大概也是母性泛滥,蹲着给她讲了好一会儿注意事项,又给她带了头盔和护具。

        弄得李洋在那里干等了将近好几分钟才上了车。

        在游乐场玩了一下午的碰碰车,小家伙估计也是累得够呛。

        爬上车。

        李洋往回开就靠在后座上睡得迷糊。

        从后视镜里看着青青已经明显比之前长开了不少的脸颊子,李洋越发地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不知不觉回来已经两年多的时间。

        手机铃声响起来。

        李洋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拿起手机瞥了一眼,是红梅那边的号码。

        接通了。

        话筒里马上就传来何久的声音。

        “李洋,我老何啊!”

        乐呵呵的问了一句。

        小半年的功夫没见,老何的嗓门还是一样的大。

        自从在省城这边开了公司,李洋顾得上县城游戏厅和网吧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有了省里的那一摊子,他不可能舍本逐末去花更多的精力在游戏厅和网吧上面。

        “最近怎么样?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吧?”

        老何这个人乐观,而且没什么大的心思,这一点李洋很清楚。

        如果一天三餐有鱼有肉的话,这家伙肯定不会为了一头猪铤而走险。

        说得好听是为人稳妥。

        但是如果是做生意的话,那就是明显的没有进取心。

        “还行吧,一天到晚的风不吹日不晒有什么不好的,尤其是最近,这眼瞅着就开春了,等天气一暖,日子就更好过了。

        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我约你去钱江的水库钓鱼去,听说哪里的鱼都养了好两年,个头大,咬钩也多?!?br />
        “我要是有这个功夫还要你老何打电话?”

        李洋心里也是无奈。

        不在其位不知其味。

        做老板的看着万丈风光,但是这日子过起来,事实上连个平头小市民还不如。

        “知道你忙,不过咱们这电玩城你总得回来看看吧,现在眼瞅着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你总不可能看着我们把生意做成了赔本买卖吧?!?br />
        虽然是半真半假地开玩笑。

        但是何久心里未尝没有借机跟李洋诉诉苦的想法,这家伙,越老越成精,说话知道顺着人的心气儿。

        即使话不是那么中听,但是听进耳朵里也顺耳得很。

        更何况电玩城现在能谋出路的也就是李洋这个幕后大老板了,他跟毛海龙顶多就是个跑腿的。

        要是没有李洋这颗大树,他们肯定也没地儿乘凉去。

        “赔本?好好的买卖怎么就赔本了?”

        李洋也是纳闷??!

        在他的印象里。

        2000年的街机虽然不比前几年火爆,但是断然也不至于到赔本的地步。

        守着家上百台规模的电玩城,即使发不了横财,但是小福安康那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心里有个底儿就行了,现在高局长一走,县里的生意没那么好做了?!?br />
        叹了口气。

        何久虽然没把话挑明,但是李洋也听出来了一点味道。

        看来并不是行业的问题,而是管事的人换了,政策肯定跟以前有了变化。

        否则凭老何这个老油条,那是不可能有这种想法的。

        不过这种事情李洋也说不准,更别说去怎么样了,他就是再牛气还能跟政策对抗?

        开玩笑。

        这满眼之下,有哪里不是国家的天下。

        沉默了片刻。

        李洋开口说道“这样吧,明天你有空来一趟省里,正好有个想法跟你聊聊,顺便把老板一起带来?!?br />
        “海龙?他怕是没时间?!?br />
        “不是他,是毛有为?!?br />
        毛海龙李洋还真有些看不上。

        但是毛有为就不一样了。

        做了十多年的百货公司,现在如果谈到挣钱的项目,李洋还真只能找他。

        挂了电话。

        李洋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上楼去睡觉。

        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脑子里混混沌沌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

        李洋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走进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熟悉的房间,松软的地毯上,乳黄色的灯光很柔和。

        借着灯光,

        李洋猛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眼前。

        咽了咽口水,就连心跳声都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

        宽大的双人床上,白色的羽绒被半掀开着,一双光滑玉立的白腿暴露在空气中,玲珑有致的曲线一直延伸到挺翘的位置。

        看着床上轻轻勾动的玉足,李洋差点有一种想喷血的冲动。

        “老板,冷死了,你还站着干什么?!?br />
        一道有些熟悉又有些魅惑的声音传入耳中。

        李洋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浑身上下猛然一颤。

        连想都没想,脑子里突然迸发出来的瞬间就淹没了最后一丝清明,红着眼睛朝床上的丽人扑过去。

        一阵操作猛如虎。

        浑身哆嗦了一阵。

        一直到啪地一声,一道清脆的响声落入脑中,李洋这才猛然睁开眼醒过来。

        一阵湿意从两腿之间弥漫上来,他顿时有点懵!

        脑子里想着刚才的画面,嘴里不禁暗骂了一句,卧槽!

        竟然做梦了!

        关键是还这么淫荡!

        。手机阅读地址:m.www.lkps.net
  • 从经济数据看民生获得感 2019-04-10
  • 张德江: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与时俱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19-04-10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