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水神话的神话无穷无尽,小资产阶级都被逼成了城市无产阶级了,还在制造着神话 2019-05-21
  • 长治市争创全国禁毒示范城市 2019-05-21
  • 618史上最壕“买家”现身 Google以 5.5亿美元投资京东 2019-05-20
  • (原创)不能放任拼多多沦为假货“集散地” 2019-05-20
  • [雷人]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2019-05-14
  • 天眼!国产警用安防无人机先进技术发布 2019-05-14
  • 山西省17所第一届全国文明校园巡礼 2019-05-13
  • 人生在世 不要期望没有困难 2019-05-10
  • 川美师生图绘总书记重庆团重要讲话精神 2019-05-10
  • 人民日报评论员观察:给孩子们更多本土精品读本 2019-05-05
  • 北京加强外地车管控:设过渡期 限进京证次数 2019-05-05
  • 斩首行动成功!美军空袭炸死重要人物,曾经悬赏500万美元缉拿 2019-05-03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5-02
  • 【北京中润腾达车型报价】北京中润腾达综合店车型价格 2019-05-02
  •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
  • 贵州快三势图 > 修真小说 > 金书任天行 > 第九章 江南偶遇

    贵州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第九章 江南偶遇

        “远山苍翠近山无,此是江南六月图.一片雨声知未罢,涧流百道下平湖?!?br />
        任天行望着诗画般的江南美景不禁低声吟道。心中暗想:“就算是日月神教派人追杀,也绝对不可能追出这么远,一南一北相隔万里,中间还有这许多门派??蠢醋约河Ω每梢园参鹊拇羯弦欢问奔淞??!?br />
        任天行边走边瞧,时而看看卖艺杂耍,时而随手拿起摆摊小贩的物品仔细查看。正当他在陌生繁华的城市自得其乐时,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只听得一女子在身后大喊:“周围的人快给我让开?!?br />
        接着一人一马,如同一道风似的略过。任天行皱着眉抬眼一看,心中顿时一喜?!懊幌氲骄谷皇撬?!”

        那个骑马的女人正是当日任天行遭日月神教围攻时,救下他的神秘女子??此娲辜敝?,任天行心中一动急忙骑马追了上去。他不想让那女子发现自己,便远远的跟在后面。

        半个时辰后,那女子忽然下马,展开轻功凌空而行。任天行见那女子轻功高妙,心想自己若是骑马定然被她发现,但要是运起轻功恐怕要跟丢,只有听天由命了,他翻身下马全力追赶。好在那女子只是奔跑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见前方又有一男一女骑马而来,任天行赶紧找掩体藏好。

        那女子看到两人后似乎十分生气,她拔出长剑随手一挥,一道光华而过两人所骑的马腿便被砍断,两人掉了下来。

        男人起身后连忙把身边的女子扶起。神秘女子抢身到男人身边,目中关切的道:“陆郎你没事吧?”

        任天行听得神秘女子关心的叫那人“陆郎”,心中没来由泛起一股醋意,抬眼仔细观看,只见那男子,身形偏瘦,大眼粗眉,浑身上下一股书香之气。

        任天行撇了撇嘴,心说就是一个小白脸。那陆郎身边的女子则是端庄朴素,小鸟依人般的样子。

        只听那女子向神秘女子怒道:“李莫愁你可真是厉害,我们跑了这么远你也能追上?!?br />
        任天行在一旁听见“李莫愁”这三个字心中“轰”的一震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这名字就是对武侠几乎不了解的他也是如雷贯耳,因为这人是神雕侠侣之中的大人物,为情之一字悲苦一生,杀人无数,最后终究是恶有恶报,葬身火海。

        当时也没细看神雕侠侣的电视剧,连李莫愁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看到大反派死了,心中还很高兴。但是如今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马上就没了看戏的心态,心中也为这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女子担心。

        只听李莫愁道:“陆郎,幸亏我在马上涂了千里追魂香,若不是下雨,我早就赶到了?!?br />
        正当那男子不知说什么好时,只见李莫愁身子前探右掌一劈,一股劲风迎着那女子击去。

        那陆郎本想抵挡但哪里是李莫愁的对手,只是稍稍接近就被掌风扫倒。李莫愁向那女子急攻几招,没想到那女子指法精妙,竟然抵挡住几下,只是女子自身功力实在太浅,怕是连这指法的十分之一威力也没使出来。

        李莫愁连攻数招,女子终究不敌被她用剑逼住。

        李莫愁看着她恨声道:“我自从下山还从没栽过,你竟然敢对我?;ㄑ?,我现在就要你死?!?br />
        正当李莫愁要出手杀那女人,只见那陆郎竟然拔剑向李莫愁背后刺去。任天行看到了,本想出言提醒,但一看那剑所刺不是要害,转念一想就闭上了嘴,静观其变。

        冰冷的剑身刺进李莫愁的身体,她缓缓回身眼中带着难以置信和无限的悲苦,看着那个陆郎好似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莫愁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缓缓将剑拔出仍在地上??醋庞肿咴谝黄鸬牧礁鋈?,声音低哑的道:“陆郎,你……”

        那陆郎看了看身边的女子,又回头对李莫愁道:“我爱的人是何沅君,你要杀她就是杀我?!?br />
        李莫愁被他的话,震的身体摇晃几下。但是还是勉强微笑,带着恳求的语气道:“我不怪你,我们回家,我们重新来过?!?br />
        她正要上前,陆郎大声道:“你别过来,李莫愁,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主宰我的人生,凭什么让我做自己不开心的事情,我现在告诉你,我爱的人是何沅君,我无论生死也要和她在一起?!?br />
        那何沅君被陆郎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也对着他道:“不错,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彼底牌说搅寺嚼傻幕忱?。

        李莫愁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嘶声喊着:“不……我要杀了她?!?br />
        说着拔剑刺去,就在这时从两人身后出现一条大汉,那人身材中等体格健壮,不修边幅。与李莫愁战在一处,但见那人指法精妙,同何沅君的指法如出一辙。

        周围剑气四溢,那人不时的点出几指,李莫愁就急忙闪避。任天行看到不禁点头,“这二人武功都要超过我,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br />
        二人打的不可开胶,那陆郎看见有机可乘,连忙揽过何沅君就跑。

        那大汉一见也不理李莫愁了,转身就向二人追去。他抬手拦住二人急切对何沅君道:“阿沅,你没事吧?”

        任天行翻了翻白眼,心说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关系也太复杂了。

        接着那大汉将陆郎推到一边,质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何沅君连忙扶起他,对那大汉道:“他叫陆展元,是我的丈夫?!?br />
        那大汉一听顿时生气道:“我要杀了他?!?br />
        说着手指点出向陆展元杀去,何沅君在一旁喊着住手,但是那大汉怎么会听她的,他心中的醋意滔天,非要亲手毙了这个小白脸不可。

        陆展元哪里是对手只几下就险象环生,被那大汉提在手里,就要杀了他。

        李莫愁心中关心爱郎,连忙拿剑逼住何沅君,大声道:“住手,你要杀陆郎,我就杀了这个女人?!?br />
        任天行看到这儿心说:“都死了才好,没一个好东西?!?br />
        这时候那陆展元犹如影帝般含情默默的看着何沅君道:“沅君,你怕吗?”

        何沅君摇头道:“有你在我不怕?!?br />
        陆展元点头道:“好,要生一起死,要死一起死,来啊?!?br />
        李莫愁看着两人生死不离,心中的痛处,难以形容,她抬手就是一剑。

        这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白眉僧人凭空出现,抬手向李莫愁点去。

        李莫愁连忙收剑后退,一剑刺向那白眉僧心口,那白眉僧手指连动,忽的一指点在剑身之上,竟然将剑身弹为两节。接着随手一掌逼退李莫愁,从容护在陆展元和何沅君身前。

        那大汉看见白眉僧人连忙跪下道:“师傅,弟子武三通见过师傅?!?br />
        僧人淡淡的道:“三通,感情贵在两厢情愿,你既然已有三娘,何必再添罪孽呢?”

        李莫愁被人阻拦,心中微怒道:“大胆,哪里来的臭和尚敢管闲事?!?br />
        武三通站起身来,“你才大胆,敢和一灯大师这么说话?!?br />
        任天行在后面听到“一灯大师”,心中一突,暗叫不好。这位是当年争夺九阴真经的南帝,自己的父亲尚且不是对手,自己那更是拍马难及,这可如何是好?

        哪知李莫愁竟然好似没听说过一灯大师,“一灯大师又是谁,有什么了不起,我要看看你怎么能挡住我的冰魄银针?!彼底徘敢坏?,一道青光闪过,上面紫光盈盈,直射一灯大师。

        一灯不动声色,伸出两指竟然夹住银针,看了看上面的剧毒,不禁皱了皱眉心中不喜。他飞身上前,速度快的惊人,一指点在李莫愁腹部,李莫愁倒飞而去,一口鲜血喷出,趴在地上竟然起不来了。

        陆展元看到,举剑就要刺向李莫愁,他心中本是对李莫愁不舍,但是深知如果李莫愁不死,日后自己和何沅君怕是要命丧她手,于是狠心刺向李莫愁。

        任天行看到这儿再也忍不住了,他身如游龙飞身而上,两拳拉开如同弓弦,右手拳眼向上,拳心向里臂不全钊,力由根发,短促突击,既快又烈,一记崩拳轰在陆展元胸口,陆展元直接飞出五米,砸在周围的墙身上才落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任天行指着陆展元怒声道:“你与何姑娘两情相悦,原本错不在你,但李姑娘对你情意深重,如此情景之下你竟然趁人之危,对深爱你的女子拔剑,端的是丢尽了天下男子的颜面,我今日定要杀你?!?br />
        何沅君连忙挡在身前,哀求道:“小兄弟求你放过他,我来世当牛做马也报答你的恩情?!?br />
        李莫愁用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她已经认出了任天行,咳了一下说道:“你要杀我陆郎,就先杀了我?!?br />
        任天行缓缓转身,眼带关切道:“仙子可否听我一言?”

        李莫愁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着,心中一慌,说道:“公子有什么指教?”

        任天行正色道:“李姑娘,你本是仙子一样的人物,有些事你要看开些,说句放肆的话,仙子如在我以前的家乡,是多少少年捧在心中的宝贝,绝不敢让你受半分委屈。比如我,哪怕是自己死了,也不敢让女孩子受半点委屈的?!?br />
        李莫愁气的一笑道:“你又算我什么人?”

        任天行被他说的心中尴尬,连忙道:“这姓陆的惹仙子伤心,是那小子没福分没眼光,而且负心薄幸,猪狗不如……仙子,你万事还是看开些?!?br />
        李莫愁叹息一声低下头,清风吹动她的长袍,更显得萧瑟孤单。她小心的看了眼陆展元,似乎还担心那陆郎误会她与任天行有关系。便对任天行道:“你不可再胡说八道,不然我恢复功力,定让你死的惨不堪言?!?br />
        任天行心知她是怕那人误会,心中妒忌听罢,转过身去淡淡一笑:“莫非仙子在提醒在下,趁你力气还没恢复,应趁人之危,了绝后患?”

        李莫愁顿时一惊道:“你要怎么样?”

        任天行恨不得给自己个嘴巴,刚才看到李莫愁仍然在乎陆展元,心中有气便那么说了。他所答非所问:“仙子以后要如何处置他们?”说着指向了陆展元和何沅君。

        李莫愁恨声道:“世人有良心的少,没良心的多,不仅是他们,其他人我也要杀,都杀了!”

        任天行担心她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身死火海的下场,冷然道:“好,很好,瞧你神智清明,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留你在世上,只会害更多无辜人性命,我今日便动手除了你?!?br />
        李莫愁愣愣的看着任天行,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啊,你杀了我,来??!”

        任天行看着她凄苦的颜色哪里忍心,叹了口气道:“算了上次你救我,就算我欠你的。他日就算身死在你的掌下,也绝不后悔……”

        这时一灯看着任天行的面庞心中一震,缓缓走来。

        任天行以为一灯要对李莫愁不利,连忙护在身前,冷冷的道:“大师也要来赐教小子吗?”

        一灯摇头道:“小兄弟高姓大名?”

        任天行抱拳施礼道:“大名不敢当,在下姓任名天行?!?br />
        一灯盯了他一会,好像很失望的诵了声“阿弥陀佛?!笔只亩恋刂罚簃.www.lkps.net
  • 风水神话的神话无穷无尽,小资产阶级都被逼成了城市无产阶级了,还在制造着神话 2019-05-21
  • 长治市争创全国禁毒示范城市 2019-05-21
  • 618史上最壕“买家”现身 Google以 5.5亿美元投资京东 2019-05-20
  • (原创)不能放任拼多多沦为假货“集散地” 2019-05-20
  • [雷人]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2019-05-14
  • 天眼!国产警用安防无人机先进技术发布 2019-05-14
  • 山西省17所第一届全国文明校园巡礼 2019-05-13
  • 人生在世 不要期望没有困难 2019-05-10
  • 川美师生图绘总书记重庆团重要讲话精神 2019-05-10
  • 人民日报评论员观察:给孩子们更多本土精品读本 2019-05-05
  • 北京加强外地车管控:设过渡期 限进京证次数 2019-05-05
  • 斩首行动成功!美军空袭炸死重要人物,曾经悬赏500万美元缉拿 2019-05-03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5-02
  • 【北京中润腾达车型报价】北京中润腾达综合店车型价格 2019-05-02
  •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04-19